關於部落格
Confusion 漠然陪我成長
  • 5629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單車日誌》中部橫貫公路 暨武嶺會師(二)

出發前大家先卸下行李,我跟坤豐要繼續往花蓮騎,就先把行李交給尚達幫忙載上武嶺。其他人要原路回埔里,就先把行李放在民宿,回程再來拿。尚達先下山幫大家買水,因為我跟坤豐要拜託他載行李,要在民宿等他,其他人就先往武嶺出發了。 在民宿等人的時候也碰到幾個車友從民宿前經過,其中還有一位身穿粉紅車衣,皮膚白皙的大姐,很少看到正妹在騎車的,不自覺多看了幾眼。大家出發後約十分鐘後,尚達回來了。又花了約五分鐘綁好行李,終於可以出發了。 民宿到武嶺大約還有一千兩百公尺的落差,路程約 20 公里。基本上是沿著稜線的右邊上升,左邊是稜線,右邊是山谷。除了翠峰附近有一小段下坡以外,其餘都是陡坡。出發後不久距離就拉開了,在翠峰附近追上先出發的宜潔跟緯仁。一路上碰到蠻多車友的,車友間互相打氣加油,讓人覺得溫暖。第一次跟這麼多車友一起騎車,感覺很新鮮。也碰到幾個落單的女生,真厲害,能騎到這裡來已經很強了! 騎著騎著居然追上剛剛在民宿前碰到的大姊,不過大姊實在很厲害,騎了一兩公里始終保持著一樣的距離,完全無法拉近。直到大姊停下來休息,才能趁機超越。碰到車友當然要互道一聲加油囉!正妹騎車很稀奇,厲害的正妹騎車更是沒看過... 太猛了大姊 :P 不久到了鳶峰。正在跟標示牌拍照的時候,看到前面有人在揮手,原來除了拖把,剛剛先出發的隊員們都在這裡休息,追上啦。跟隊員一起休息,從補給車補充了一點水,順便在鳶峰逛一逛,四處拍照。很多車友都在這裡休息,到處都是一群又一群的車隊。 本來想等所有隊員都到齊,左等右等,都沒有出現,於是我們就先出發。離開鳶峰五分鐘後接到拖把的電話,他說他的手機丟在 21K 的地方 = = 要請補給車幫忙去找。可是我沒有補給車電話... 只好先給他學弟的電話,叫他再問學弟補給車電話了 Orz 騎到一半看到拖把從前面溜下來,好像沒有聯絡到補給車,要自己下去找手機。討論一下,還是上到武嶺以後再騎機車下來找吧。騎著騎著,碰到剛剛的粉紅大姊跟 PTT 鄉民團的 williamhsu 兄。有緣碰到,就一起騎吧 :-) 一聊之下才知道大姊是 SRAM 公司的員工,也是從台中上來的,不過其他 SRAM 團的強者們都已經先往上騎了。 到昆陽之前,坡度越來越陡,遠遠就能看到前方蜿蜒向上的坡道,用看的都覺得眼睛累。這時候開始出現帶著攝影機的記者大哥們,快到昆陽的時候,williamhsu 還被記者跟拍了一段,剛好被我用相機紀錄下了這一幕 :P 後來回到台中看新聞還有這段畫面呢。快抵達昆陽太魯閣地標的時候,也有記者跑出來拍我,後來在客家電視台的新聞看到這個畫面,很清楚喔 :D 大伙在昆陽的太魯閣地標旁休息,不一會兒,剛剛一起從鳶峰出發的 DISCO VERY 隊員們也到了,於是 SRAM 粉紅大姊、williamhsu、跟 DISCO VERY 的大家就在太魯閣地標合拍了一張大合照。這地方有很多遊客,也有一些遊客與我們攀談。事實上這一路騎上來,收到不少經過身旁的車車送上的加油打氣,讓人感覺很窩心。 在昆陽休息的時候,一旁的記者大哥提出想要拍攝我們列隊出發的畫面。於是大家就排成一排,以小杰帶頭,記者大哥一聲令下,一個一個依序出發。後來在各家的新聞都可以看到這個「出發」的畫面,我排第二個喔!不過新聞畫面的內幕是,出發二十公尺以後我們就停下來了 XD... 不是偷懶,是我們還要分水啦。出了昆陽不久就可以看到遠方山頭有個小小的紅色屋頂——是的,那就是武嶺啦!最後的一公里,武嶺,我來了! 一鼓作氣往上騎,最後在離武嶺幾百公尺的地方休息一下,養精蓄銳,進終點的姿勢總不能太狼狽吧 :P 抵達武嶺最後的五十公尺,大家紛紛站起來抽車,到終點總是要裝帥一下的(不過騎了這麼久的山路,其實抽車有點歪歪扭扭的... XD) 二零零六年七月一日,上午十點三十分,海拔三二七五公尺,我們在公路最高點。 已經有不少車友先抵達武嶺了,旁邊的武嶺停車場可以看到一大群的車友,形形色色的自行車。我們把車扛上武嶺亭,先在武嶺亭前來個帥氣舉車紀念照。 從武嶺往東可以看到剛才合照的昆陽,往西可以看到大禹嶺方向,蜿蜒的公路。視野極好,可以看到遠方綿延不絕的山頭外,雲海在山下翻湧。我們騎在雲的上面呢。武嶺亭左前方可以直接目視合歡山主峰,不過時間有點來不及,只好放棄攻上合歡山主峰的行程了,以後還是有機會啦。 扛著車東拍拍西拍拍,一會兒以昆陽為背景來個舉孤輪,一會兒又把車扛上武嶺亭旁的山頭來個登頂照。早上十點多,海拔三千公尺的陽光非常毒辣,做完扛著車東拍拍、西拍拍的動作後,就累得癱在一旁休息了。休息的時候尚達忽然載著一箱三明治出現了,原來他特地騎回民宿請二姐幫我們做三明治,再載上來給我們補給。真是感謝他跟民宿!能在武嶺吃到現做的三明治,眼淚都快流下來了 Q__Q 吃完愛心三明治,大家都到齊了。拿出昨晚計畫好的啤酒,爬上旁邊的山頭舉杯慶祝。 乾杯,敬武嶺。 正在慶祝的時候主辦單位發便當了,飯後正式開始了武嶺會師的活動。先是所有參加的人在武嶺亭前來個大合照,上百個穿著小黃衣的車友齊聚武嶺,真熱血啊... 不過有兩位仁兄爬上武嶺亭,弄得武嶺亭搖搖晃晃的,我還以為我們的精神指標武嶺亭就要毀於一旦了 Orz.... 在頒發攻頂證書的時候,台大的 candycat 說有看過我的網誌,真是榮幸。如果妳也有不小心看到這篇,可以留個言喔 :P 歡迎常來逛逛。 看到台大單車社熱心的舉辦活動,想起了自己大學時候玩社團的種種。衷心感謝武嶺會師的主辦單位,讓我們有這個機會留下青春的印記。也許有人對你們有些批評,但是學生辦活動,總是一種學習的過程,有一些不盡完美的地方,是正常的。在照顧課業之餘,能夠花這麼多的心力,辦這麼大型的活動,讓兩百多個人齊聚在武嶺,已經是非常了不起的事了。再次感謝主辦單位台大單車社。 會師活動的流程結束後,因為時間關係,摸彩的部份先延後,大家就就地解散。看到數百位車友浩浩蕩蕩從兩邊的公路魚貫而下,非常壯觀。我跟坤豐還要往花蓮騎,就留在武嶺等待為我們做最後一次補給的尚達。兩點多,與尚達拍完武嶺最後的合照,我跟坤豐就在此與尚達分手,往花蓮出發,完成中橫公路的天祥主線。 武嶺往新城,約 89 公里,中途在克難關前,以及碧綠隧道前有幾公里的上坡,其餘都是下坡路段。離開武嶺不久就遇到了第一個上坡路段,跟前兩天的上坡比起來,這個小凸起當然是蛋糕一塊。輕鬆來到克難關,下滑就抵達了合歡山莊。 在合歡山莊拍照裝水時,碰到一位來自逢甲大學的車友。他說他今晚住宿在合歡山莊,聽說我們要繼續往下騎,他告訴我們碧綠一帶會有濃霧,要小心。告別這位車友後繼續前進,不久到了大禹嶺。武嶺到大禹嶺一段,下滑的坡度極陡,在騎行的過程中,不禁佩服起參加武嶺攻頂賽的選手,這種路還能騎到這麼快,真強者。 在大禹嶺碰到一位摔車的車友,可能是路況太差不慎摔倒了(一路上破碎路面、坑洞不斷)。由於我們還要趕路,確認這位車友無大礙後,就繼續前進了。之後碰到了難關,到碧綠隧道前的上坡。已經騎上了三千公尺的高山,這段短短數公里的上坡卻讓我們騎得叫苦連天,也許是前兩天累積的疲勞在此爆發了吧。 往右側的山谷可以看到霧氣從谷底上升,爬過公路後似乎加入了天上的雲,成為了雲的一部份。想起了鄭愁予的那句「雲出自岫谷 泉水滴自石隙 一切都開始了 而海洋在何處?」 在連連休息,呼天喊地幾十分鐘後,終於到了最高的頂點,碧綠隧道。此去都是下坡了。從隧道口可以看到另一端已是一片白茫茫,霧氣甚至侵入隧道往我們這邊瀰漫過來。逢甲車友說的果然沒錯,碧綠起著大霧。 在霧中騎著車,右側的谷底掩埋以一片霧靄,整條公路彷彿漂浮在空中,不知通往何處。 快到碧綠神木時,看到一隻動物飛快穿越馬路。第一時間還以為那是一隻狗,騎過去以後才驚覺原來剛剛那是一隻台灣獼猴!轉頭一看還可以看到牠飛奔進路旁的林中。呵呵!真有趣 :p 在碧綠神木休息,覺得肚子很餓,於是吃掉了昨天在日月潭抽到的科學麵。可惜沒有微波爐,因為坤豐抽到了一包爆米花呢 XD 離開碧綠神木繼續下滑,此刻才騎了不到三分之ㄧ的路程,眼前還有好幾十公里的路途,卻已經騎了好久好久。第一次知道原來下坡也是很累的。從武嶺到天祥之間幾乎沒看到什麼村鎮,似乎也沒看到什麼住宿的地方,從花蓮上來的話,恐怕得從天祥一路直攻武嶺吧?想必也是一條不甚輕鬆的路線。 中間經過幾個伸手不見五指的隧道,忘了脫下墨鏡,完全看不到路,嚇了一跳。摘下墨鏡之後也好不到哪去,LED 燈的照明效果果然不如傳統燈具,除了路中間的貓眼以外幾乎什麼都看不見,只好慢慢的騎,邊集中精神注意路面是不是有什麼坑洞。中間有一段之字型下降的陡坡,讓我印象很深刻,下滑到坡底回頭一看,可以看到層層疊疊數百公尺高的明隧道群,如果是往上爬,看到這樣的路恐怕會先暈倒 :P 在經過漫長又疲累的下滑後,終於到了比較繁榮的地方,天祥(中間跳過了一半的里程,因為除了不停的下坡、下坡、下~~~坡以外,實在是乏善可陳)。到天祥的時間已經將近六點了,眼看是趕不上預定的列車了,無論如何還是得往下騎,到新城再看情況囉。再天祥出發前遇到一群看來像高中生的小朋友,問我們天祥天主堂在哪裡,很遺憾沒辦法告訴他們,我只是個過客。不過這麼年輕就來單車旅行,我高中的時候也沒這麼猛... 從天祥離開不久,正式進入了太魯閣峽谷。「大自然的鬼斧神工」雖然已是陳腔濫調,卻是如此貼切。兩旁夾道的是壯觀的大理石溪谷以及峭壁,一切都以放大千萬倍的尺度在眼前展開。騎在這樣的景色裡讓人大呼過癮,可惜天色已晚,又加上趕路,沒留下什麼照片。這樣的景觀只好留在自己的回憶裡,無法與各位分享了。 途經九曲洞的時候忽然玩興一起,避開了主要道路的隧道,而從路障旁的缺口鑽進了九曲洞。沿著忽明忽暗的隧道下滑,右側的峽谷可以看到上百隻燕子盤旋飛行,非常有趣的體驗。不過離開九曲洞的時候坤豐抱怨我騎這什麼爛路,知名景點總是要看一下的啊... 里程接近太魯閣的時候,兩旁的景色還是像在深山一般,完全沒有要回到平地的跡象。可是看看高度計,明明海拔只有一百多公尺了。正在狐疑的時候,轉過一個彎,眼前出現了海。不愧是依山傍海的東部!山與海竟是如此的緊密相偎。前一刻還身在壯麗峽谷,一眨眼,壯闊的太平洋就在眼前。 終於在天色全黑以前,我們到了太魯閣。 太魯閣到新城,隔壁而已。在新城車站問了站務員,我們坐八點二十七的莒光到花蓮,剛好可以趕上最後一班到台北的列車。在新城站先把車拆好裝袋,到車站前唯一的一家小吃店吃了便宜又好吃的肉燥飯加餛飩湯。回到車站竟遇到之前在大禹嶺碰到的車友,他說今晚要到花蓮過夜。眼看他拆裝車要趕不上火車了,三個人七手八腳的幫忙,結果還是來不及。他說他改搭下一班,我們就趕緊扛車登上預定的列車,錯過這班車,就真的只能在花蓮多留一晚了。 凌晨三點半,轉過兩班火車、一班客運,八個小時後,我們已經出現在台中中清路上。前一刻還在花蓮,睡個覺起來卻已經身在熟悉的台中。中午還在三千公尺的公路最高點,線在已經在西部平原大城。台灣說小不小,說大也不大。 再會武嶺,久違了台中。 武嶺會師結束,我得到一身的痠痛、滿車的泥濘、一百三十張照片、四千點的航跡紀錄、幾個新朋友、和滿滿的回憶。 武嶺會師後的兩三事: 下午四點在家裡醒來,發現嘴唇腫腫的,原來嘴唇也會曬傷啊。 在網路上看到當日的新聞片段,共計有華視、民視、跟客家電視台,我的畫面不少呢。 回來一週至今,仍有一種違和感。彷彿那登頂的兩天才是真實的人生,而平地的我其實是一場夢境。下次上山,我想會是在新中橫吧,敬請期待。 里程數:109.5 KM 總時間:12 小時 18 分 2006-07-01 照片 xamous / 小杰 / 阿ㄆ 中部橫貫公路 暨武嶺會師(一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